《黑鏡》班底下的 Death to 2020

Death to 2020 劇照

從來不喜歡看年度大事回顧,原因不明也不想深究。最近卻在 Netflix 看了 Death to 2020。

由黑鏡(Black Mirror)製作人Charlie Brooker 及 Annabel Jones 炮製,我想看看本來已經夠 Black Mirror 的 2020 在二人手上可以點玩。

Brooker 對政治的尖酸刻薄、嘻笑怒罵始終如一。Black Mirror season 1 頭炮的 “The National Anthem” 就是出自他筆下。此人 2004 年在《衛報》寫專欄,結果玩大咗,在文末呼籲「Lee Harvey Oswald(被視為甘迺迪遇刺案的主兇)、 John Hinckley Jr(行刺美國前總統列雷根),我們需要你的時間,你在哪裡?」輿論指他呼籲暗殺時任美國總統喬治布殊,《衛報》要把文章下架,再刊出 Brooker 的致歉信。然後呢?引發了他的靈感,寫下 Black Mirror 中 Hated in the Nation (Season 3 最後一集)。扯得太遠添,當然你不可以期望片子同 Black Mirror 宇宙有任何關連。

Death to 2020 不是正經紀錄片,而是 mockumentary(有譯「偽」紀錄片),即是將真實片段與演員扮演的「專家」、「政要」、KOL、「非白宮發言人」的評論混在一起。拜武漢肺炎所賜,任何多於兩個人的場面今年對於影圈而言都是高難度動作。據說製作團隊是逐個拍,每人拍一日,由倫敦拍到洛杉磯,拍了 10 日完工。

內容就不用詳述,反正成功由 2020 活到 2021 的,一切荒誕離奇沮喪都知道的,那又何用重溫?影片不會給你任何特別啟發,但紀錄片的目的也從來不是要帶來啟發,只是當你從濃縮到 70 分鐘的影像中回望那堪比 Black Mirror 般荒謬的 2020,竟然也是一種「享受」。原來全世界倍你坐困愁城多時,而且暫時看來仲有排坐,卻仍然可以對這現況「重溫」笑得出來。你又會發現,去年真的發生了很多很多事,而我竟然忘了 Parasites (上流寄生族) 贏了奧斯卡最佳電影。

開場 Samuel L. Jackson (扮記者) 令我有點倒胃口,平時對佢無咩意見,但呢套用佢開頭硬係有點難受,捱過開頭就漸入佳境,尤其喜見 Stranger Things 的 Steve (Joe Keery) 在當中扮演 YouTuber,堅似,這小子好有觀眾緣。另外,Tracey Ullman 演的英女皇,Lisa Kudrow 的非白宮發言人,Hugh Grant 演會把 Games of Thrones 情節混淆事實的英國歷史學家,都不會令人失望。

要戴頭盔的本人笑點向來低,笑點高的也許要給負評,網上也不難找喝倒彩的聲音。事實上在這凡事鬧咗先嘅世代,滿街都是百彈齋主;「誰還看不夠嘲笑拜登老到嗰頭近,特朗普到底可以有幾無賴(侵粉罵還罵,無賴可是侵侵的過人之處呀)?」(Zack Handlen,AVClub)「難以置信的平庸,毫無啟發。」(Aja Romano, Vox)「2020 已經夠衰,犯不著以一齣毫不好笑的 Death to 2020 來重溫」(Joel Keller, Decider.com)。

我不是包拗頸,只是覺得整體而言,節奏算幾好,難得講 2020 啲咁 gloomy 嘅嘢都可以令我輕輕鬆鬆笑過去,所以記一下。

編輯一名,好間唔中寫下文。